您现在的位置:国药控股湖南有限公司>> 公司新闻>> 医药信息>>正文内容

年销超$20亿“肺癌神药”遭夹击!3款国产新药同台竞技,攻克耐药正大天晴大突破

日前,上海艾力斯生物自主研发的国产第三代EGFR-TKI靶向药艾氟替尼的上市申请获得CDE承办受理。目前国内已有6款EGFR-TKI靶向药获批上市,阿斯利康的“王牌”、也是唯一一款第三代EGFR-TKI奥希替尼销售额增长迅猛。豪森、艾森、艾力斯3款国产1类新药已申报上市,“同台竞技”谁更惊艳?正大天晴抢跑,EGFR-TKI靶向药即将步入第四代。

6款EGFR-TKI靶向药,奥希替尼一枝独秀

据国家癌症中心2018年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,我国肺癌每年新发病例约78.1万,发病率和死亡率在所有疾病中均高居榜首,非小细胞肺癌(NSCLC)占肺癌比重约80%-85%。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(EGFR-TKI)是一线治疗EGFR基因突变的NSCLC的标准方法,目前已被广泛应用于肺癌治疗领域。

1:全球已上市的EGFR-TKI靶向药物

 

(来源:米内网数据库、公开资料)

据米内网全球药物研发库,经过10多年的发展,目前全球已上市的EGFR-TKI靶向药物共分三代:第一代代表药物为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、罗氏的厄洛替尼、贝达的埃克替尼。研究结果显示,3款一代EGFR-TKI疗效相当,然而约50%的患者在9-14个月后会出现EGFR-T790M突变引发的耐药;第二代代表药物为勃林格殷格翰的阿法替尼、辉瑞的达可替尼。二代EGFR-TKI进行克服耐药的初步探索,但副作用相对较大;第三代代表药物为阿斯利康的奥希替尼,能有效克服T790M突变导致的耐药性问题。

6款EGFR-TKI靶向药物2018年全球销售情况看,奥希替尼以18.6亿美元领先。据阿斯利康季度报数据,2019年前三季度,奥希替尼以23.05亿美元的全球销售额成为阿斯利康的头牌。

图:2013-2018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EGFR-TKI靶向药物销售情况(单位:亿元)

 

(来源:米内网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竞争格局)

目前全球已上市的6款EGFR-TKI靶向药物均已在国内上市,从近几年来中国城市公立医院、县级公立医院、城市社区中心以及乡镇卫生院(简称中国公立医疗机构)终端销售额看,吉非替尼、埃克替尼均于2017年纳入全国医保,2018年销售额有较大提升;吉非替尼于2018年底已被纳入全国集采实现大降价,2019年销售额或有所下滑;厄洛替尼虽通过谈判也纳入全国医保,但近几年来销售额逐年下降;阿法替尼暂未纳入医保,销售表现一般;奥希替尼作为唯一一款三代EGFR-TKI靶向药物,在国内上市后销售额增长迅猛。

奥希替尼是T790M阳性NSCLC患者的首选治疗药物,但昂贵的价格令不少患者“望而却步”。2018年10月10日,国家医保局发布通知,将17种抗癌药纳入乙类医保范围,平均降幅56.7%。其中奥希替尼降幅达71%,由此前的52800元/盒/月降至15300元/盒/月,大大提高了患者的用药可及性。

国产第三代靶向药崭露头角,3款新药谁更优秀?

2:已申请上市的国产第三代EGFR-TKI靶向药

 

(来源:米内网数据库、公开资料)

随着适应症的扩大及获批地区增加,奥希替尼的销售额增长迅速,而在国内,该产品通过谈判顺利进入医保目录,大大提高患者的用药可及性,市场有望进一步放量。目前国内市场除了奥希替尼,国内药企自主研发的国产第三代EGFR-TKI靶向药也逐渐崭露头角,浙江艾森药业的艾维替尼、豪森药业的奥美替尼、上海艾力斯生物的艾氟替尼均已申报上市。

由艾森医药自主研发的艾维替尼可靶向EGFR敏感突变(19del、21L858R)和T790M突变,获得国家“十二五”、“十三五”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支持,于2014年9月获批临床,2015年分别在中国和美国启动I期临床,其有条件上市申请于2018年6月获得CDE承办受理,同年8月被纳入优先审评。目前艾维替尼在国内登记的临床试验共有9项,涉及的适应症包括晚期非小细胞肺癌、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、小淋巴细胞性淋巴瘤、套细胞淋巴瘤、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等。

2019ASCO年会上,艾维替尼展示其治疗中国EGFR-T790M突变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临床研究结果:200多例受试者中,90%靶病灶明确缩小,客观肿瘤缓解率(ORR)为52.2%,疾病控制率(DCR)为88.0%,中位疾病缓解持续时间(DOR)为7.64个月。安全性数据显示,艾维替尼治疗受试者报告的不良事件主要为1级或2级,主要不良事件和已批准上市的EGFR-TKI类似。这一临床研究结果表明,受试者接受艾维替尼治疗的疗效明确,安全性且耐受性良好。

由豪森药业自主研发的奥美替尼(HS-10296)能够不可逆地、高选择性地抑制EGFR敏感突变和EGFR T790M耐药突变,避免非选择性代谢物的产生的同时更易突破血脑屏障